思源书香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学术文化 > 思源书香

时间:2012-10-31 来源:人文学院 作者:杨茹茹

【书香杯】行者无疆 文化无疆——读余秋雨散文集有感

 qqL澳门金莎新闻网

“比梁秋实、钱钟书晚出三十年的余秋雨,把知性融入感性,举重若轻,衣绝飘然走过他的《文化苦旅》。”这是余光中先生《散文的知性与感性》中的一段话。从《文化苦旅》到《行者无疆》,十多年来,余先生的散文读者众多,好评如潮,有人评论说:“从空间上它进入了民众,从时间上进入了散文历史,树立起一座散文的奇峰。”
 
在我们看惯了标榜精巧灵活的散文之作后,余先生的散文呈现给我们一道亮丽清新的风景,如一缕清风佛人心田!它摆脱了沉湎于自我小天地的小家子气,而展现出一种更为慷慨豪迈的大气概——当然不是篇幅冗长之大,而是体现为一种沉甸甸的历史感和沧桑感,一种浩然而不矫情的雍容与大气,一种俯仰天地古今的内在冲动与感悟,一种涌动着激情与灵性的智慧与思考。
 
先生站在历史的高度以理性的严谨考察中国现存的原始文化,去贴近文化的大生命,重新审视中华文明。正如《文化苦旅》自序中提到的:“我发现自己特别想去的地方,总是文人和古代文化留下较深脚印的所在,说明我心底的山水并不完全是自然山水,而是一种人文山水。这是中国文化历史的悠久魅力和它对我长期熏染造成的。”就这样,山川草木,楼台轩榭,庙宇亭阁,云月飞鸿,都与人的呼吸相通,散发着文化的魅力!
 
道士塔、莫高窟、阳关寄托着他悠远的凭吊;寂寞天柱山、风雨天一阁,承载着他浓重的感喟;白发苏州、江南小镇,蕴含着他深沉的思考。边塞大漠中留下他的道道车辙,庐山石级沾下他轻轻地脚印,江南小巷中回响着他的感叹。十万进士,遥远的绝响,苏东坡突围……一幕幕历史被用文化的眼光注视,用优美的语言阐释。跋涉于残阳废垒中,临西风古道,与一页页风干的历史对话,抚摸着古老民族胴体上的伤痕。对文明的扼腕,对生命的珍爱,对自然山水的理性追求,汇成一种冷冽的忧患意识。这是历史的感情。它是冥冥夜色中一星遥远的灯火,若明若暗,忽隐忽现。这里展现着一种气魄。
 
进入新世纪,余秋雨在考察审视中华文明之后,随着香港凤凰卫视的千禧之旅和欧洲之旅,把自己的文化探寻和精神漫游拓展到中东和欧洲,完成了对伊斯兰教文明和基督教文明的深入探寻。正如《千年一叹》中所写:“千年走一回,山高水又长,车轮滚滚尘飞扬,祖先托我来拜访。我是昆仑的云,我是黄河的浪,我是涅槃的凤凰在飞翔。”饮着屈原的梦、李白的歌,探寻着中东古文明的辉煌,抚慰着西亚古文化的伤痛,感受着南亚历史的喜怒忧伤。轻轻地拂去时光遗留的尘埃,深情地抚摸历史的肌肤,细致地剥落包裹于往昔躯体上的坚硬外壳,把希腊神话故事、埃及金字塔、侯赛因的陵寝、耶路撒冷的冲突、汉莫拉比法典的价值和泰姬陵的圣洁娓娓动听的道出,引导着我们踏进那个既往时空,去享受和品位其中的快乐,而同时也承受着这些辉煌 文明的不同程度衰落所带来的震撼,反思我们中华文明历经五千年的风风雨雨而生生不息。超常强韧的缘由。在这里,历史的回忆与追踪只是一种传达心灵感受的博大场所,而所谓的文化精神,传统气韵以及种种与人生、与命运、与人的存在境况相关的意蕴,也就经由这样的场所而自然而然获得的体现。
 
在《行者无疆》中,废墟、大海、流浪……历史常常从这里出发。森林、山丘、古堡……历史常常在这里隐蔽;热闹、精致、张扬……历史常常在这里转折;苍凉、寂寞、执着……历史常常在这里凝冻。米开朗琪罗、伽利略、莎士比亚、黑格尔……一个个历史上熠熠闪光的大师,在这里与你直面;庞贝古城、罗马废墟、巴黎圣母院……让你亲身感受怀古之情、兴衰之叹!秉承《千年一叹》的风格,审视欧洲文明,反思中华文明——让人和自然更紧密的贴近,让个体在辽阔的的天地中更愉悦的舒展,让更多的年轻人在遭遇人生坎坷前先把世界探寻一遍,让更多的老年人能以无疆无界的巡游来与世界做一次壮阔的挥别,让不同的文化群落在脚步间交融,让历史的怨恨在互访间和解。纵横捭阖的宏观把握,情致深惋的微观体悟,流溢着历史诗情的沉郁柔丽,张扬着现代飞天的吟啸。不动声色却内里乾坤,波涛澎湃又不失骄吟,天马行空遨游于无限时空,回眸一顾却尽显生命本色。
 
暮色四合,喧哗的一切复于平静。静静的夜里,最好莫过于读书了——一盏孤灯,一杯浓茶,细细品味秋雨散文。读罢掩卷沉思,顿觉韵味无穷。大哉斯文,大美为美!有感于此,姑妄言之,姑且听之。
分享到:
相关链接 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